艾草儿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博客 BLOG<返回博客列表页
【城市边缘人之十】超生妈妈于杰
2017-04-29 20:11
分类: 社会

【城市边缘人之十】超生妈妈于杰

韩老师,请问你忙么?看到是菜市场卖鱼老板娘于杰的电话,以为是她为我代买的梭子蟹已经到货了,连忙说,不忙,你请讲?

如果你不忙,我想问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你请讲。

你能给我解释一下“模型”是什么意思吗?于杰小心翼翼地问。

于杰老家在四川人绵竹,普通话说的不是太标准,说实话,我不确定她问的是不是“模型”两个字。难道是她在辅导女儿的家庭作业,不知道模型怎么解释!我问她,你在给女儿辅导作业?

没有辅导孩子作业,我刚从菜市场出来,还在回家的路上。

那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呢?

这个问题已困我一年多,不知道去问谁,刚才接到我老公的电话,说你要的梭子蟹已经到货了,让我给你打电话给说一声,知道你是个有文化的人,想来应该知道“模型”是什么意思,所以就想问问你。

被“模型”两个字困扰,你能告诉我原因么?

我大儿子一年多不叫我妈妈,总叫我“模型”,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于杰伤感地说。

姚成不叫于杰妈妈,叫“模型”。

几年来,我几乎每个星期要去于杰店里买两次鱼。每次去,大都是于杰和儿子姚成两人在店里卖鱼,每次去买鱼,人都不少,很少有时间和于杰唠嗑,同她儿子姚成交流也不多。姚成叫于杰什么,倒是没有在意。

今天在菜市场,有一段时间没有顾客,他玩起了手机,我说了他两句,竟然生气不干了,跑走了。后来顾客很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只好叫我老公来店里帮了一段时间。于杰在电话里说。

你给孩子们买过玩具汽车没?

没有买过。于杰直截了当地说,儿子小时候是他奶奶和姥姥两人带大的。现在的两女儿虽然没有和我分开过,但我每天不是在菜市场卖鱼,就是在家做家务,根本就没有闲工夫去商场给孩子们卖东西。

你家有洋娃娃吗?

洋娃娃倒是有两个,好像都是芭比娃娃,我婆婆在外面拾的,我把娃娃身上的破衣服扔了,洗干净娃娃后,自己给娃娃做了一套衣服,两个女儿喜欢不得了。

芭比娃娃就是人的模型。模型的字面意思是,通过主观意识借助实体或者虚拟表现、构成客观阐述形态、结构的一种表达的物件。我怕于杰没有听懂我的意思,进一步解释,玩具车和洋娃娃等都是实物模型。虚拟的模型,如龙。龙是一种人们想象的不存在动物,人们凭借想象画出形态各异的龙来表达吉祥美好的愿望。

那么说,我不是洋娃娃就是龙喏!于杰在电话呵呵地干笑起来。

天呐,这是哪跟哪哦!看来于杰问我的的应该不是“模型”两个字。解铃还得系铃人,我得找于杰的儿子问一问,如打不开于杰和她儿子两人的心结,她和儿子的矛盾可能一时没法解决。问题解决不了,卖鱼的活全落在于杰一个人身上,可能忙不过来,钱挣多挣少不说,累坏身体可是要出大事的,毕竟她还有三个孩子要抚养。,

我连忙说,你不是说我定的梭子蟹到货了么,把你儿子的电话给我,我让他送到我家,我替你问一问他为什么叫你“模型”。

于杰给了我她儿子的电话,我安慰了她几句,就连忙向家赶,等着于杰的儿子给我送梭子蟹。

于杰是我搬到现在小区在菜市场认识的卖鱼人。

我搬新家的第二正好是星期天,那天几个朋友们到我家来暖锅底,并且一致要求在我家吃饭,说是想见识一下我的厨艺。在家吃饭,得买菜呀。于是我提了个菜篮子到了小区附近的市场。菜市场很大,摊位有百十家。从前到菜市场,我都要先到买鱼的地方,鱼是我的最爱。这次也不例外,找到卖鱼区,我有些懵,卖鱼的摊位有十几家!大家怎么几乎排队到一家鱼店去买鱼,难道这家鱼店刚开业,搞促销,亦或免费领鱼?

好奇心驱使我没有站在买鱼得队伍里,“违规”地走到队伍前面。只见卖鱼店里有一男一女,两个人都穿着整洁的蓝色工装,与其他摊位卖鱼的人都穿着脏兮兮服装是有些区别。女的看上去有四十几岁,男的看上像童工,十几岁的样子。只见女的麻利地捞鱼、称鱼;男的快速杀鱼、破鱼、刨鱼。按照职业习惯,我应该进店里盘问一下,男的是不是童工,可看到买鱼得队伍老长,让人家停下手中的活接受自己的盘问,不太地道。于是,我走到队伍后面,问站在我前面的一位阿姨。

阿姨,大家为什么不去其他摊位买鱼,都站在这里买哦?

小于家的鱼新鲜,够称。阿姨扭头对我说。

新鲜、够称!为了买一两条鱼,长时间在这里排队,大家也太有时间了,我有些怀疑于家鱼店有操纵鱼市的嫌疑。但我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是又向阿姨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阿姨,这家店的那个男的看上去很小,不会是童工吧?

应该不是童工。他们是母子,作为母亲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是不会让未成年的孩子辍学干苦工的。阿姨看我还是疑惑,补充道,他们是四川人,四川人个子大都很小,加上人长的排场(帅),所以显小吧。

我和阿姨攀谈了一会儿,离开了队伍。那天我没有时间排队在于杰店里买鱼,而是到别的鱼店卖了基围虾和鲈鱼,但我记住了这个鱼店,这对母子。

后来,我也成了于杰的客户。

等我赶到我家小区时,于杰的儿子姚成已经提着鱼站在我家单元门口了。

他上身穿了件红色的鸭绒袄,下身穿的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脚上穿了双半高腰大头皮棉靴,站在寒风中不停的跺脚,本来就瘦小的他显得更瘦了。

我到家门口后,姚成看我手里提有东西双手不闲,主动要求把鱼送到我家。我求之不得,正想邀请他去我家,要问他问题呢!

到了我家,我给姚成倒了一杯水,让他在我家坐一会儿,我说有问题要问他。姚成没有提出异议,而是很听话的坐在沙发上接受我的提问。

你本人是什么时候来郑州的?

2008511

那时你多大?

15岁。

来郑州后就和你妈一起在菜市场卖鱼?

不是,我来郑州的第二天,我们老家发生了地震,家没有了,学校也没有了,我和姥姥回不去了,就在郑州接着上完了高中,后来上了个大专。大专毕业后给别人打过工,但工作都不太理想,看我妈妈和爸爸卖鱼人手不够,就到菜市场和妈妈一起卖鱼,爸爸专门去给几家大饭店送鱼。

今天在店里没有看到你,看到你爸爸,你去替你爸爸送鱼了?实际上,今天我没有去他家鱼店,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想问他为什么生他妈妈的气,叫他妈妈“模型”。

姚成听我这样问他,把他手里的水杯放在茶几上,狐疑地看着我。我微笑地看着他。最后他低下头,搓着双手,低声地说,没有,我回家休息了。

听说,一年多来你一直叫你妈妈“模型”,不叫妈妈,为什么?

叫我妈妈“模型”!姚成抬头睁大眼睛看着我。还没等我回答,就呵呵地笑了起来,是我妈对你说的吧!

嗯,你妈不明白你为什么总叫她“模型”。

只见姚成把嘴一撇,脸变得通红,她还好意思说,她没给你说她自己都成生孩子的机器了么!姚成声音突然高起来。她生四个孩子,累不累哦!她不累,我还替她累呢!她以为她是张艺谋有钱罚款!她和我爸爸挣的几个钱早已买房子了。我家已经有两个妹妹,而且小妹的户口还没有报上,去年她又给我生个弟弟。四个孩子,以后拿什么去养,他和我爸老了,弟弟还小,那不都成我的负担了!

哦,原来你是叫你妈machine!,看姚成很生气,我打断了他的话。

是呀,我妈没文化,就知道生孩子,她要这多孩子干什么。再说,如果给不了孩子最好的,还是别生的好,孩子受罪,父母也受罪,何苦呢!

你为什么不对你爸和你妈说说你的感受呢!

还要他们听我的哦,他们以为养儿能防老呢!

那你也不能叫你妈机器呀,别人听了不礼貌不说,你妈她很伤心呢!

她伤心,我比她更伤心!

孩子多,是有些让人伤神,可已经发生了的事,生气也于事无补,对吧。再说你父母可能也不想生这么多孩子,可能是不得已吧!你要试着理解父母,再说你是家里的老大,要多为父母分担一些,不能动不动就生气不干活,不挣钱,或者说挣不了钱,一家人怎么生活呢!我耐心地劝说姚成,希望他能理解父母,不要和父母闹别扭。

谢谢你阿姨,我知道自己错了。姚成低着偷,不停地搓着双手,小声地说。

没事了,回去吧,以后有想不通的事给阿姨打电话,说说自己的感受,想通了,就不难受了。

好。

把姚成送走后,我给于杰打了个电话,约她晚上九点到她家附近的欧迪咖啡厅见一面,她答应了。

于杰听说他儿子是因为她一个劲生孩子,说她是生孩子机器,机器的英语读machine(模型),苦笑了起来。于杰说,姚成很喜欢他的两个妹妹,每天再累回家都要辅导两个妹妹写作业,去年我又怀孕了,生了后发现是小儿子,我和他爸爸以及姥姥都很高兴,姚成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没有我生他两个妹妹时那样喜悦,从生他弟弟开始,没有再叫我妈妈,不得已和我说话,就叫“模型。”。

这次长谈,得知于杰老家在四川绵竹农村。二十岁就结婚了,生了第一个孩子即现在和她一起卖鱼的儿子姚成后,和丈夫双双到深圳打工去了。到深圳后,于杰进了一家鞋厂,丈夫进了一家电子厂,尽管两人的工厂离得很近,由于两人工厂的休假制度不同,一个月难得见一面。近在咫尺见不到面,对年轻的夫妻来说,就像干柴遇不到火焰,无法燃烧自己,那个难受是无法形容的。一年后,两人双双离职和一位老乡一起在深圳宝安西乡街道的一个菜市场当起了菜贩子。2008年夫妻俩又转战到郑州,专门在菜市场卖鱼。

今年45岁的她,生了两男两女四个孩子,并不是她的本意,说白了,她自己也不想生这多孩子。因为在汶川地中,她婆婆家和父母家人除了她妈妈和儿子因为2008511日来郑州,躲过了一劫,其他的家人即,公公、婆婆、小姑子,自己的父亲和弟弟都被地震夺去了生命。她记得刚结婚时两家人常在一起正好一桌人,和和睦睦,很幸福。现在她多生了三个孩子还没有凑齐一桌,幸福感没有不说,想着就心痛。

于杰生四个孩子还有一个原因,母亲带着儿子来郑州后,当时住的房子是租的,一室一厅,四人挤在一起没法住,儿子在客厅做作业时,他们又不能看电视,怕影响儿子学习,他和老公第二天要早起,去鱼市进鱼,只好去睡觉。她没有上环,两人又没有采取避孕措施,每天早睡,免不了那个,怀孕了又不想打胎,所以接二连三就生了三个孩子。

于杰说,现在她理解儿子叫她“模型”的感受。她不想成生孩子机器,等天暖和了,一定去医院结扎,再也不生了。老老实实和老公一起做鱼生意,多赚些钱,让孩子们得到好的教育,等她们老了回老家度晚年,因为汶川大地震后,老家重建,她家和父母家都分有新房。这几年她们不在家,他们的房子被村里统一安排搞农家乐,她们家一年还分到几万元钱。

   

标签: 生活 随笔 民生
  • 浏览: 473

  • 收藏: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评论

暂无评论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文件归档

访问量

今日 (0)

总访问量 (0)

热门博客主
重磅博文
<
>